社区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私立学校里的高才特困生难圆心中的大学梦
发布日期:2021-08-15 07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18图库网址之家开始南海网7月26日消息:乍听到岑选良是从国科园毕业时,很惊讶。这是一所私立学校,一个贫困生怎么读得起?后来才知道,他是以优异成绩考上该学校,免除了建校费,每个月只交一半即400元的综合费。即使这样,家里也难以为继。不得已,弟弟岑选豪初中毕业后只能外出打工。

  岑选良从澄迈福山小学毕业那年,国科园向各市县招生,规定考试成绩前30名的,可免除3万元建校费,并且减免一半的综合费,每个月只交400元。岑选良考了第12名。

  母亲岱美英颇为儿子考上国科园感到自豪,但她和丈夫10多年前就下岗了,400元对家里来说,简直象座山一样沉重。幸而亲戚伸出了援手。岑选良的爷爷奶奶是退休职工,他们每个月拿出一半退休工资给孙子。叔叔也时不时给一些资助。每逢过年时,岱美英回娘家,家里人给她50、100元,她都舍不得花,全部攒起来。学校允许开学时先交一个月的费用,其余的欠到年尾再一起交。岱美英就这样一点点攒起来,年终的时候补上欠款,可下一学期一开学,又要欠钱了。

  现在,岱美英以卖图纸为生,一张大图纸赚两毛钱、小的赚一毛钱,一个月才挣100多元。丈夫没有一技之长,有时打些零工,刚刚找到一份卖报纸的工作。

  岑选良的弟弟岑选豪去年初中毕业,虽然他的成绩不太好,但他还是想继续念中专。可这个家怎么供得起?

  不得已,岑选豪只能选择打工。去年他到海口一小作坊当学徒。听说深圳工资高,今年6月,他随朋友一起到深圳一家皮包加工厂工作,月工资只有600元。

  自从六七年前电视机坏掉后,岑选良家就再也没有电视可看。当时维修该电视机要200元,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,后来就干脆把电视机当废品卖掉了。现在,他们要看电视得跑到邻居家里看。

  为了能多卖几份图纸,多赚1块钱,岱美英每天都要晚上7点多钟才能回家,等做好晚饭,已经8点多钟了。身体极差的她,动不动就生病,十分畏寒。记者前去采访时,她的床上还放着棉被,一年四季即使是最热的7、8月份,也要洗热水澡。

  儿子的学费,加上时不时治病要花钱,使得这个家对于吃就很随意了。地瓜叶是餐桌上最常见的菜。福山镇有很多人收瓜菜,她经常去拣那些收购商挑剩不要的豆角、青椒、南瓜,这样就不用再花钱去买菜了。

  象许多农村家庭一样,岑选良家里也养猪,但只有一头老母猪。记者问为什么不多养几头,“哪里有钱买饲料啊?”岱美英无奈地说。就这么一头母猪,还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收入之一。

  正常情况下,老母猪一年下两窝崽,如果碰到价钱好的时候,小猪苗可以卖得六七百元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。今年2月份,母猪生了10只小猪崽,可是有9只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,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只。

  岱美英买来6只小猪,养到10多斤的时候拿去卖,因为猪苗不好,只能卖给别人用来烤乳猪,一算账,只赚了100多元。

  老母猪劳苦功高,但“待遇”却很低。岱美英几乎没买过地瓜藤回来喂过猪,她在地里种了一点,但天旱不怎么长,她经常得割些野菜,拌上些米糠熬一小锅,就是母猪一天的伙食了。幸好老母猪不计较,给啥吃啥。

  生在农家,岑选良报考的学校、专业也和农业有关,他被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专业录取。